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网调加现场
网调加现场
去年秋天,我接触了一个新的玩法,叫网络调教。

  第一个调教对象,是一个网名叫“做个好人真难”的女人。

  彼时,我和老婆已经结婚五年,五年来,我收心当一个好老公,好爸爸。

  我一度以为,自己已经从一个浪荡子改邪归正。

  可惜不是。

  老婆国庆的时候带着孩子回娘家看望老人,我因为要加班,没有同去。

  国庆七天,我被安排在第一天和第四天值守办公室……这真的很操蛋。

  下班后回到家,冷冷清清的,我和往常一样,玩起了游戏,《英雄联盟》,大学时候我曾经和室友通宵开黑,但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年纪大了,玩了两把就没什么意思。

  之后的生活显而易见。

  玩手机,玩游戏,躺在沙发上装死……

  然后在刷知乎的时候,看到了一个APP的广告。

  SOUL。

  灵魂伴侣。

  找一个契合的灵魂聊天……

  这比以前玩的微信漂流瓶、陌陌、探探高级多了。

  (声明,我绝对不是在给软件打广告。)

  我确实无聊,就想到上面找个人聊聊天。

  前期找的人就不说了,在遇到“做个好人真难”的时候,我问她:“聊天可以吗?”

  “可以。”她这么说。

  我怕我太久没撩妹,技术退步,就跟她玩一个掷骰子的游戏,其实就是比大小,输的人说真心话。

  第一局我输了。

  她问:“你出过轨吗?”

  “出过。”我这么说。

  当然其实是没有的,我跟老婆结婚后,真的没有在外面乱搞。

  为什么会说出过轨呢?

  当一个女人第一句就问你是否出过轨,你一定要说出过!

  因为她有99%的可能出过轨,剩下1%的可能是她想出轨。

  你说你出过轨,你们才是同道中人。

  我称之为“共犯同情”。

  即,犯了同样的错,你们的关系会迅速拉近。

  社会上有说法,四种最铁的关系:一起同过窗、一起扛过枪、一起嫖过娼、一起分过赃。

  这四种人关系好,其实就是这种原理——你们有一种特殊的共同经历,而且该经历越隐晦,越是不能对别人说,你们的关系就越好。

  下一局我赢了。

  “你出过轨吗?”我问。

  “出过。”她这么回答。

  果然!

  这更加印证了我的判断。

  “出轨那次,你做得舒服吗?”我继续问。

  “舒服。”

  她的话很少,但是并不拒绝回答,这是个好消息。

  她是一个渴望刺激的女人,现在说话少,不过是因为还没有打开话匣子。

  我们继续玩游戏,我赢多输少。

  “你喜欢什么姿势?”

  “后入。”她很快回答。

  隔着屏幕,我能想象到她毫不在意地输入这两个字。

  网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!

  “站着、躺着,还是跪着后入?”我又问。

  “都行。”

  之后我便输了。

  她:“你和你老婆多久做一次?”

  “一个礼拜两三回吧。”我回答。

  这个数目我骗她了,其实我和老婆基本每天都会做。但这显然是匪夷所思的,一般结婚几年的人,做爱频率都会降得很低。

  如果我说得太多,她会以为我吹牛。

  “那也可以了。”她说。

  我问:“那你一个礼拜几次?”

  屏幕上,代表着正在输入的三个小黑点开始闪烁,过了一会儿,她说:“我们一个月可能没你一个礼拜做得多。”

  我开始兴奋。

  她在我心里的形象,不是“想找刺激的少妇”,而是“欲求不满,想找刺激的少妇”。

  后者显然比前者更容易得手。

  “有点少。”我说,“看来你们是质量型。”

  “什么叫质量型?”

  “就是,次数虽然少,但每一次质量都很高。”

  “呵呵。”她回了两个字。

  如果不是知道她话少,都以为这是在嘲讽我了。

  “我老公做爱,时间很短。”她加了一句。

  我:“短?”

  她:“嗯。”

  我:“几分钟?”

  她:“嗯。”

  我:“那大概几分钟?”

  她:“两分钟。”

  我说:“是挺短的。”

  “是啊,所以不是很想做。”她说。

  我想了想,正要打字,屏幕上弹出来她的消息:“你一般做多久?”

  “20到60分钟吧,看情况。”我说,“对方高潮快的,我就不会忍,时间就短。”

  她:“这个也可以忍吗?”

  我:“可以。不过遇到有些会做爱的女人,想忍也忍不住。”

  她:“那你可以了,你老婆一定很性福。”

  这不是错别字,她说的就是“性福”。

  我:“她是挺性福的,我也很舒服。”

  然后我又开始问她出轨的事儿,她倒是没什么遮拦,都跟我说了。

  原来,他老公以前出过轨,跟另一个女人保持了很长时间的关系,那个女人还为他老公打过胎。因为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,她沮丧而充满恨意,没能抵挡住另一个人的诱惑,出去开房了。

  我问她具体的细节,但她始终不肯说,似乎是出轨对象人品不太好,她不愿再提起对方。

  我只知道,他们在酒店做过,也在车里做过。

  后来聊得熟悉,她告诉我,她平常是很正经,甚至有些性冷淡的女人,可是一旦被招惹起来,很可怕。我问她怎么可怕,她说,就算是老公在家,也要出去做。

  大概在车里做就是这种情况,对方呼叫她,她就下楼,和情人在车里大干一场。

  我们聊了三四天,进展很快。

  我开始有意识地勾引她。

  “想不想听我和我老婆做爱?”

  “看现场直播?看啊,免费的为什么不看?”她说。

  “那我们开语音,你别说话,别发出声音。”

  我插上耳机,拨打语音通话,她很快就接受。

  然后我关掉屏幕,躺在床上,开始挑逗我老婆。

  我老婆身材很娇小,一米五的个子,但身材比例很好。当初我和她在一起,就是喜欢她的屁股。

  她是蜜桃臀,又圆润又紧俏。

  我从后面抱住她,将耳机的麦克风放在她耳边,然后轻声地说:“老婆,我想要。”

  老婆娇笑一声,用屁股顶了顶我的鸡巴。

  “坏蛋!”

  “嘿嘿,我就是这么坏……你用手摸摸,看我的小坏蛋是不是硬了?”我尽量放慢语速,因为电话那头的她是江苏人,我四川话说的快了,怕她听不懂。

  老婆反手握住我的鸡巴,轻轻撸动两下。

  “坏蛋,你想干嘛?”她这么说着,手却很灵活地撩拨起来。

  结婚几年,我喜欢什么,她一清二楚。

  “我想肏你!”

  我俩都是右侧躺,我将手伸到她衣服里面,手指轻轻地拨动她的乳头。身体稍微撑起来一点,轻轻地吻她的脖子。

  这是我老婆的敏感点,当舌尖划过她滑嫩的皮肤,我能感觉到,她因为兴奋,已经起了鸡皮疙瘩。

  果然,老婆用手快速撸动几下,拿开了左手,轻轻喘息着:“不要!”

  话是这么说,屁股却又朝后顶了几下。

  我嘿嘿笑着,大力揉了揉她的奶子,她惊叫了一声,右手来抓我,我的左手却突然伸到她的睡裤里,直接放在阴户上,用无名指和食指拨开阴唇,中指一下子插了进去。

  “小骚逼,嘴上说不要,下面都流水了!”

  老婆娇笑着:“那是我刚刚洗澡,没擦干!”

  她就是一个多水的女人,只要我说要,下面立刻就能分泌出足够的润滑液。

  耳机里突然传来了一些很细微的声音。

  是她!

  不是说好了不要发声的吗……我有些害怕,又有一点兴奋。

  她不会是听到我和老婆的声音,在自慰吧?

  我怕老婆听到,赶紧抓住老婆的内裤,连带着睡裤一起,往下一扯。

  “啊!你干什么!?脱我裤子干嘛?!”我老婆“惊叫”。这当然是假的,不过是我们夫妻间的小情趣而已,她总是喜欢扮演被强JIAN的女人,引诱我像施暴者一样勇猛地操她。

  我没有多话,注意力全在耳机上。耳机里声音在夜里还是比较清楚的,哒哒哒,像是对方耳机线在摇晃碰撞。

  我赶紧将耳机往枕头底下塞,只留麦克风口在外面。

  “我要强JIAN你!”我对着老婆说,然后扶着鸡巴,使劲往她的逼里一顶。

  “哦……”老婆发出了一声满意的呻吟,屁股不自觉地有往后顶了一下。

  我也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叹息,这是故意的,我就是想将喘息的声音放大一些,让她听见。

  “不行,我要告你!你不能这样!”

  老婆娇小的身体在我怀里扭动,假装反抗。

  我一边死死地抱住她,让鸡巴插到她最深处,一边大声问:“你要告我什么?”

  “告你强JIAN!”

  “你下面水那么多,怎么告我强JIAN?你是自愿的!你听,下面好多水!”

  我将鸡巴拔出来一点,用龟头在她的阴道口来回刮,温暖的骚逼发出了“咕叽咕叽”的水声。

  “你听见了吗?水声!”我将麦克风拿到老婆屁股后面,这句话是问我老婆,其实也是在问和我开语音的她。

  “听见了!那是你给我捅出来的!”老婆享受着,“你强行给我捅出来的!”

  我嘿嘿一笑,突然一插到底。

  “啊!好爽!”老婆叫起来。

  “老公……你不能这样……啊啊……不行,我要告你强JIAN!你没经过我允许就……啊……就插进去了啊!啊,不要了……我要去告诉警察叔叔……啊……说你……你强JIAN我!”

  她开始淫叫。

  我一边用九浅一深的方式操她,一边迅速在手机上打字。

  “你听见水声了吗?”

  屏幕上:“听见了。她叫得好爽。”

  我感受到一种分外的刺激,不仅仅是鸡巴被湿润温暖的阴道包围着,还有心理上的满足。

  好像我同时在操两个女人,面前这个淫叫连连的是我老婆,旁边还有一个女人正仔细地看着我们交媾,脸上露出渴望的表情。

  这种想法令我的鸡巴越发胀大。

  老婆感受到了它的坚硬,叫得更大声。

  “啊!老公,老公……下面被填得好满……你这个坏人,你顶得好深……啊,不要,不要了……顶到子宫了啊。老公,你的鸡巴好硬啊……嗯,好硬!又硬又烫……”

  我左手扶着她的蜜桃臀,保持着节奏操她,右手则快速打字:“好听吗?”

  屏幕上:“你老婆很舒服。”

  我穿着粗气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我知道,她一定是想了,或许正在幻想此刻被我操的,是她自己呢!

  她曾经告诉我,我的声音很好听,有磁性。

  我自己也知道,以前的许多女人,都喜欢听我做爱时的喘息,那似乎是一种极大的满足。身为男人,我只能理解为,女人也喜欢听异性的呻吟。

  我打字:“我想象,你就在旁边看我,看我的大鸡巴操逼!”

  打完这句话,我扔下手机,一巴掌拍在老婆的屁股上。

  “啪!”

  响亮的声音,配合着老婆的淫叫,显得十分淫靡,加上那咕叽咕叽的水声,简直就是一场性爱交响曲!

  “啪!啪!啪!”

  我又连着打了几下,老婆越发的兴奋。

  “你还告我不?!”我用力操着,每一下都顶到最深处。

  “告!啊……我……告你啊……啊……强JIAN!”老婆嘴硬。

  “找警察吗?”

  “嗯!啊……深一点……”

  “你怎么证明我强JIAN你!你下面的水都流出来了!”我不断地挺动腰肢,同时用手拍打她白嫩的屁股。

  “我跟警察说……啊……说你……从背后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从背后……用你的大鸡巴操我!把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把我下面分开……一下就顶进去了!”

  她开始幻想了。

  我顺着她的想象:“那警察说要看看事发现场,你让看吗?”

  “嗯!”老婆阴道一紧。

  “那警察要看你的骚逼哦!”我用力操着,同时仔细听着耳机里那细微的声音……那种声音,似乎是电话那头的她,正在低声喘息!

  她是不是在自慰?

  这种猜想令我感到越发的刺激。

  “嗯……给他看……我给他看……啊!”老婆已经沉浸在性爱当中,也沉浸在她的想象里。

  “不是他!”我一巴掌打在她屁股上,“是他们!好几个警察听说你这种骚货被强JIAN,都要来看,你要把骚逼掰开给他们看吗?!”

  “啊……啊……我给他们看!让警察看我的小骚逼!”老婆伸手揉着自己的奶子。

  “那你肯定没办法告我,因为你下面流那么多水,还有警察用手指头分开你的骚逼,舔你的水!”

  “都是你捅出来的!啊……就是这么捅……啊……”老婆大声叫着。

  “那警察也要操你!你就是这么欠操!”我抓着老婆的头发,让她整个上半身都后仰,同时用左手死死箍着她的胯部。

  突然的暴力让老婆长长叫了一声。

  她是有M属性的,我无数次想要虐待她,令她从被虐待中得到更加强烈的快感,却因为心疼,怕伤害她而止步。

  尽管这样,在无数次的性交过程里,我的动作越来越大,越来越粗鲁,而她似乎也因此更加满意。

  我忘记了电话那头的人,用力地撞击。

  鸡巴尽根没入,小腹撞在她翘臀上,发出了密集的“啪啪啪”声。

  “老公!老公!啊……他们要强JIAN我……啊……警察……警察……啊……啊……”

  老婆语无伦次起来,我知道,她陷入了自己的幻象。

  “他们有几个人?!”我喝问。

  “三个!”老婆大声回答。

  “五个!”我一巴掌拍下去,“一个最大的鸡巴操你骚逼,一个操你屁眼,还有一个操你的嘴巴!你说,还有两个怎么办?”

  “在旁边看……啊……老公……老公……我受不了……我被三个警察操……我受不了了……用力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贱货!”我用力抽插着,继续刺激她,“还有两个,挺着鸡巴,你用手给他们撸!你全身上下都要被操!”

  “是!我是……啊……我是贱货……啊啊啊……我全身上下……啊……都被他们操……他们操的我好舒服啊老公……啊,我想要被五个人操……五个人一起操我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是小骚逼……操小骚逼!”

  我们一边说着淫荡的话,一边默契十足地相互配合。

  鸡巴在湿漉漉的阴道里进进出出,龟头来回刮着阴道的嫩肉。

  淫水不断地分泌着,被龟头刮出来,顺着骚逼流到大腿上,渐渐沾染了床单。

  无数次的冲撞,老婆的阴道越发的紧。

  “啊……老公……啊……啊……老公!”

  “老公……我要……我要你啊……啊……嗯嗯……老公,我受不了了……快……啊,快射给我……嗯啊……老公……骚逼好痒啊……快射进来!快射进来……啊……我要你……啊……射满我的骚逼……啊……嗯嗯啊……”

  “啊……来了!来了……啊……”

  一道高亢的叫声。

  她的阴道猛地一阵剧烈收缩,整个人弓着身体,不住颤抖着。

  阴道传来了极强的力量,像是一股泥石流倾泻而下,将我的鸡巴拼命朝外挤。

  淫水从阴道深处激射,打在我的龟头上。

  她高潮了!

  我死死按住她的肩膀,拼命让鸡巴顶在她的阴道里。

  过了十多秒,老婆突然浑身一软,发出了满足的叹息。

  她浑身大汗淋漓,整个人好像软脚虾一样瘫在床上,只轻轻地喘着气。

  我轻轻地抱着她,在她香汗淋漓的脖子上轻吻着。

  “舒服吗?”

  “嗯呢。”老婆用手拍了拍我的大腿,“你还没射啊,坏蛋。”

  “嗯,等下你给我舔出来吧。”

  “不要!”老婆用撒娇的口气说着,“你强JIAN我,还要让我给你舔!”

  我嘿嘿笑着,和她温存了几分钟,让她去洗一洗。

  老婆去卫生间后,我赶紧点开手机,和电话那头的她聊起来。

  我:“我们做完了,刺激吧?”

  她:“刺激,你时间确实很长……还没射吧?”

  我:“嗯,等下让我老婆舔,射在她嘴里。”

  她:“你做爱还能分心呢!”

  我:“嘿嘿,我一边操她,一边想象我在操你,更加刺激。我现在还硬着。”

  她:“你老婆好性福……我要睡了。”

  我看着这句话,思考了一下,只回了个“晚安”。

  我只是她上网撩骚的对象,不,甚至连撩骚都不算,不过是我一直在挑逗她而已。这种时候,我应该果断地尊重她。

  也许再缠着她聊天,会有更多的收获,但我想,今夜的性爱语音,已经在她心里种下了一颗种子。

  早晚有一天,她会被我压在身下,在大鸡巴的抽插中,放肆地大叫!

   【完】